杨七二

看起来就像《你的名字》里边的那个盆地?所以就拍了下来哈哈哈

我们总想把自己锻炼成冷静思考的沉稳者,故意的隐藏了自己内心活泼小冲动的可爱样子。

我只想当个旅行者,待得不舒服了就换个地儿,感觉对了,就留下来。

在没有得到更加令自己信服的证据的时候只相信自己

有一个游戏,分几个格子,每个格子一个人,第一个人需要看了答案板之后,只能用肢体动作来表达所看到的是什么,然后由第二个人按照自己的理解再用肢体动作表达,依次下去,到最后一个人说出答案。
这个游戏的最后,都会很容易曲解了最原本的答案。这就是为什么眼见为实会有人反驳。
我们有时候看到的东西未必是真的,事物本身就存在差异。在没有得到更加确切的证据的时候,我都只相信自己。

罗一笑的事,传了好几个版本。那天上午我看到朋友圈几乎刷半屏都是一个叫罗尔的作家的女儿罗一笑不幸患上了白血病,然后很多人都出自善心开始帮忙筹钱捐款,转发朋友圈,慈善机构也能帮忙。然后大家有钱的出钱,没钱的出一份力,尽一份心。
我全文看完之后,也感到同情,手指很自然的就点到转发朋友圈的按键。很快,就有一个朋友发了一条链接文给我。
整篇文的大概内容就是告诉我们,我们的善心被人欺骗了,那个作家罗尔只是用他不幸的女儿来营销自己。
我发回了一个微笑表情给朋友。
无论这舆论是否,我只认为自己既然选择转发这篇文尽一份心就是选择了相信这件事是真实的,是应该同情的,就算它是带着营销成分又怎样。
很多人都说感觉以后都不会相信类似于这样的求助了,善心像是被踩在地上还辗了几下。
我相信不是谁都愿意变态到拿虚无的事炒作,何况还是自己的亲人的悲剧来炒作。如果有,那这样的方式实在是道德沦丧。人在做天在看,做的一切好的坏的事都会有因果。

当我们在选择转发的那一刻,就表明了我们的心态,想着不管什么方式也要帮一下。那为什么要在一篇看似真相的爆料之后,你就不相信自己了呢?
我们做的每一件事都有一个理由和信念,忠于自己最原本的心,不背叛最初的那个自己,就不会总被他人随意摇摆,也就不至于让自己迷乱在靠谱和不靠谱都无法抉择的困境中。尽管最终是否后悔都心甘情愿。

多数人的举动后,原来我们身边还是有很多善良的人。

你在做这件事的时候一定是有自知之明

我们带着偏见在这个社会看人来人往,就是看不得你的伪装,又觉得理解你的伪装。
小孩,学生,大人,都有不同层面,不同程度的伪装,很有趣。大多都是故意的,有一些伪装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缺陷,有一些就是摆明给你看的。

身边总有那么些人,她们没有钱,但一定追求有钱人的生活,买昂贵化妆品,包包,首饰,吊坠,鞋子,各种物质,把自己装扮得不像当下时期的自己。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没有钱,不必把自己逼在刀刃上,让自己都喘不过气,外人看着也很累。
你说都是为了自己,活的更精致精彩有质量,殊不知你只是为你的虚荣买了单。看起来好像有钱,实则过得并不轻松。

虚荣感人人都有,但有些人就是把虚荣感放大,用物质去量化,所追求的不是需要,而是攀比。
当还是个小孩的时候,长辈就教导我们说不要死盯盯的看着别人吃东西,像个乞讨的,也很不礼貌。可为什么我们会盯着别人吃东西,是因为我们也想吃。对,就是我想要。
其实我们根本不需要那件东西,但是别人有,我就是想要。

我爸常说不要去追求一些虚无的东西,在做一件事之前,你要看清楚你自己,在什么位置,是什么背景,然后填补的是这个位置和这个时候你真正想要的东西,符合你自己的东西。
在学生时代,你学什么去奢侈品牌里假装自己富二代,都没有本事指着这个指着那个说服务员都给我包起来,所以你买高仿来满足自己。就算你省吃俭用下来之后给自己添置了正牌,满足了之后呢,你身边的大多数人其实都不知道你身上这件衣服什么牌子,你手里这个包包多少钱,你花了这么多的钱不就是为了炫耀吗?即使懂得这些的真正的有钱人能一眼看出你全身上下的价值多少,但是也就能一眼看出你是不是真的有这本事还是假本事。
有钱的自然和没钱的伪装,一眼就能分辨,就算第一眼被蒙蔽了,但是长久了解之后,就满满的看不起你骨子里的虚荣。

并不有钱的时候你去平价店铺买自己喜欢的平价衣服,平价包包,买你当下配得上的物质,你自然而然流露出的气质并不是平庸和低俗,而是你在这个时期所拥有的东西与你相匹配所散发出的朴素自然的气质。只要看起来不至于太糟糕就可以了,所以,别装了。
看港剧的时候就常看到一些为生活努力工作中的女人,挤在一堆抢打折商品的人群中,就为花少的钱买一样质量的东西。我们就是没有很多钱,还没到不用为了钱发愁的时候,所以才要精打细算的为生存盘算着每一分每一毫。
她分明可以让自己很装,拿着一大把钱,看见想要的就丢进购物蓝里,买了牛扒,红酒,三文鱼,蜡烛等等一切你不必要的东西,就为了在买单的时候让你看起来很有钱,其实你明明还只吃的起番茄炒蛋的日子。
一个为了需要而努力赚钱去买回来和一个为了攀比去努力赚钱去得到,哪一个更让你开心。

是把自己过成需要,而不是攀比。

有时候低调还是高调都会被人觉得在装逼。
高调的人表现力都非常好,她们一定会让自己站在聚光灯下,用高声呐喊让你注意到她,一定要让你觉得,她很有某方面的能力,请给她鼓掌。而其实我们都已经看穿你的伪装,你还侥幸以为我们不知道。不真实的你,不知道你会不会为这样的自己而感到脸红。

伪装的直观意义就是说谎,隐藏自己的缺陷。

但有些情况下,所有一切和平凡人不同走向的行为都有可能被误为装。
有时候,一个人拥有主观情绪也会被抨击为装。
有时候,一个人选择的生活方式和别人不一样时也会被抨击为装。
……
这显然是你对这个人的讨厌和喜欢偏向哪一边来说看法。
喜欢你的时候,觉得你吃屎的时候都无比可爱,讨厌你的时候,觉得你吃饭都像在吃屎。
可大多数人都认为的看不惯,那就是真装。

我想,是伪装还是自然本源,你在做这件事的时候一定是有自知之明。

又成长了一些,是又明白咸字,苦字又该怎么写。


大学,顾名思义是来学大学问的。有个给我们上课的副教授这样说,大学就是来学怎样解决问题的,技能是其次。

大学就是社会的小型演练场,在这里头,学会照顾自己,学会解决问题,寻找自己是三大组成要素。

学会照顾自己就像炒一碟最简单的蛋炒饭一样,看起来简单基础,也就常常让人觉得照顾自己这有什么做不好的。在还有着规范式教育方式的任何寄宿学校里,都不属于真正意义上的学会独立,因为学校为你安排好了一切时间规则,几点吃饭,几点睡觉,几点上课下课放学,都安排好了。可大学不一样,每一个人都是自由的,随心而生,随意选择,你可以不在乎学分去逃课,窝宿舍打游戏。你也许连最基本的作息时间和饮食时间点都做不到准时,你不再像在大学之前,有铃声提醒你,有你妈在厨房窝着锅铲大喊一声该吃饭了,你就去吃,而是你饿了没,有没有同伴,你才去吃。生病了,没有妈妈的手背来感受你的体温,你还是得自己艰难的爬起身去医院打点滴买药吃,你要了解一切生活上最基本的东西。
蛋炒饭就是太好炒,好像每个人都会,往往越容易越广泛的东西,想要做的好却最难。

学会解决问题是一道很有哲学性的试题。你的人际关系,你遇事的反应能力,你如何摆脱懦弱懒惰,如何走进恋爱,走出失恋,如何为自己排忧,都是必须学会的技能。
在大学,能遇上一个团结的班级,一个知心交腹的好朋友是你的运气,但大多数时候你都是一个人,独立的个体更像生活的本态。或许你有几个常常走在一起的同学朋友,你以为你们会成为彼此的知心朋友,但最后你发现他们就仅仅只是和你走在一起,说说话,问些无关痛痒的问题,你连她家有几个兄弟姐妹都不知道。其实每个人心里都只有自己,自己想要什么,追求什么,都只是全靠自己一个人奋力拼搏去争取。这样看来,在大学以前的单纯友情就显的弥足珍贵。而你真正处理人际关系的方法就是对每一个人都不用全力以赴,不用对任何一个人掏心置腹的无条件的好,只要不做道德破败的事,有着善良的心,不随意摆臭脸色,友好的与人相处,心里只有自己又怎样,人自私,很正常。
大学里谈恋爱,无疑是青春里最后一次甜蜜的纪念,单纯的人都从有着小鹿乱撞的激动状态开始恋爱,最后也伤的最深。
最近有位曾经的同班同学,交了一个贪慕虚荣的女朋友,在他生日那天分手了,分的好,分的妙,让我的同学真的又成长了一分。还有一位同班同学,和男朋友分手的原因是因为男生急着想结婚,而我同学年龄太小,所以背着我同学相亲,当晚我同学撕心裂肺的在冷风中嚎啕大哭了一场。恋爱能够迅速让一个人感性,看似理智,比如说:只要最后是你,晚一点恋爱又有什么关系。
还有一个朋友,喜欢上一个男生,表白了,没结果,男生说现在没什么能力,不想那么早谈恋爱,当时我没有说出口的那句话是,那个人只是在委婉的说不喜欢你。其实没能力是个借口,现在又不用你买房添车准备嫁礼,就要你爱一下我,我爱一下你而已,我们拖拖手逛逛街看看电影吃吃饭过过节,难过时有个人唠嗑,开心时有个人分享,就当在这孤独的世界我们互相有个依靠,你陪陪我,或许我能给你一个世界的温暖,然后感觉不适合了我们就好聚好散。
或许那个男生也喜欢你,只是出于其他原因却用没能力这个说辞来婉拒你,所以你也不用那么快灰心放弃,想要再成长一些就用暗恋的方式吧,你的内心会变得尤其丰富,因为你喜欢他,却得不到的感觉最能刺激你的勇气和潜能。等你真正放手的那一天,你抬头一看,天亮了,没有比这一刻感觉更潇洒的事情了,就让我们迎着风微笑。
恋爱这堂课,我们可以用一生去体会,就算你结婚了,也当这婚没结。

迷失自己,是大学期间最常见的问题。很坏的结果可能因此患上抑郁症,走不开,跳不出,想不通,到底自己的意义在哪,方向要怎么选择怎么走,选择喜欢的还是选择安稳的?
方向当然自己拿捏,就算我买个指南针给你,然后再把你扔进森林里,你也走不出来,因为你不知道你的家是南还是北。在喜欢的和安稳的,我会选择喜欢的,不能赚钱又怎样,如果只是为了保证不被饿死,每一份工作都能让你不至于饿死。
现在的人苦恼的点在于如何赚更多钱,如何在喜欢的或不喜欢的事业上赚更多的钱。所以选择变成一件困难的事。
每一份工作想要赚大钱都很难,但是你把精力都投入在不喜欢的事情上去绞尽脑汁的赚大钱,岂不是难上加难。这样分析的话,那么还是选择喜欢的事情再投入精力去赚大钱会来得更快乐。
而很多人都卡在“我连自己喜欢什么都不知道”的瓶颈。没关系,寻找梦想是一件很长久的事,八十岁老太太都是在头发发白了的时候才知道生命中,画画是她的根,她便开始作画。如果你很着急,就根本静不下来想,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我是学设计的,我以为我会成为一个画家,在小时候我很喜欢画画,可是我骨子里爱写文章,所以我一直梦想成为一位作家或者一名编剧,爱看电影看电视剧的我对影视事业有着发着光芒的向往。但最终我是学设计的,而我也对设计充满了热情。不想当作家的编剧不是一个好的设计师。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觉得我会不会碌碌无为的过一辈子,那不如早点死了算了。我迷茫的每个日夜都不停寻找不停思考,我是否该听长辈的话,放弃不切实际不赚钱的作家梦,找到没有风险没有起落的安稳行业按部就班的过生活,或者我这一辈子都要死在设计这条路上,起初我对设计没有好感,因为我不理解,我对设计一无所知,所以我觉得它很无趣。当初我想,都已经选择了设计,就把握当下,那种感觉现在看来就像一瓶矿泉水,你握在手里很久很久,凉的水也会变得温,变得热,这时候,事情就会变得有趣起来。渐渐的我就喜欢上了设计,因为我发现它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它是这个社会变得更富有生动力的东西,就像这个世界的化妆品。

爱你的人总是希望你能平安顺利,他们看似不同意不支持的背后也藏着心痛。我们是不能轻易就扭转这个社会动向的老百姓,就变成只能跟着社会趋势走向像一大波僵尸一样走着。
不管你的梦想有多难实现,多么荒诞也好,多么不能赚钱也好,别人有多么反对,你都要坚持自己,尽管最终你没能做成,但至少你努力了,尽力尝试过了,你就不后悔。
虽然我写了很多文章,好像都没什么人看,我也会有失落,但我仍然不会放弃,也勇敢的说出梦想,在这条路上我找到了,我一直做着我就感觉对得起自己。不再害怕别人的取笑或者轻视。所以你们不论在什么处境,迷茫的有多么堕落,多么自我丢弃都千万不要跳楼。

千万不要跳楼。

问题出现的本身就存在了会有露出水面的时候。我们要等,要慢慢走。

既然大学就像社会的初体验,为什么不直接到社会去体验,有些没上过大学的不也一样成功。大概是因为,大学是完美曲线图必须去到的点。

亲人的意义是温暖,温暖你在外面世界碰到的所有冰尖。


越是亲密的人,想说的话越多,也越不容易开口。

报喜不报忧这件事其实是很难做到的,都知道小时候在外头摔跤了还是擦破皮了,还是会在外人面前逞强着不流一滴泪,却在见到父母的那一刻,所有委屈和疼痛都会顷刻间喷涌而出。

父母就像我们的城堡,我们在坚实的庇护下无忧无虑的长大。而他们仍然把我们当成小孩,关心着我们细微的小事。

在我们恍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是个大人的时候,是看到了父母鬓上的白发。
有一回姑姑来我们家吃饭,她无意间说道我爸爸长了越来越多的白头发了,那时我猛的一下就心酸了,很愧疚,爸爸的苍老我都没有细心的留意到,反而是听到不常和我们生活在一起的姑姑说起。

我爸爸不爱谈悲伤和烦恼,总是自己一个人默默的忍受着,想各种方法去解决烦恼,从来不跟我提起也不愿意透露任何他不快乐的信息,很多时候我都很想跟他说,我已经是个大人了,我也想为您承担一些烦恼,一个人憋着难过真的很难过得去,我不想你总是把自己伪装的完美,心累了,很伤心的时候,还有亲人,还有儿女。

男人虽然是一个家的顶梁柱不能倒下,悲伤和烦恼虽然说出来也无济于事,但是亲人的意义就是温暖。温暖你在外面的世界碰到的所有冰尖。

我的一个好朋友曾经跟我说起有一晚她和她的爸爸窝在沙发里喝着啤酒聊心事。我多么羡慕,羡慕如果我也有那样的时刻才真正感觉自己是个大人了吧。这也是为什么我在看《请回答1988》的时候哭得这么伤心,宝拉和她的爸爸关系很僵硬,从来都没有过彼此之间的半点关心,但是却在宝拉结婚的时候,宝拉买了一双皮鞋送给她的爸爸,殊不知买大了却跟宝拉说刚好合适,成婚当天她的爸爸穿上了那双皮鞋可还是不小心被宝拉发现,在鞠躬的时候宝拉泣不成声,久久不能平复内心的愧疚。婚礼之后分别之际,宝拉给了她爸爸一封信,很默契的时候,她的爸爸也写了一封给女儿宝拉的信,看到这里我嚎啕大哭。都说女儿是爸爸的贴心棉袄,爸爸看似无声的爱却为了我们倾尽所有。

我们这辈子第一次当儿当女,你们这辈子也第一次当爸当妈,我们都毫无经验,都在摸索着怎样做到更好,每一步都唯有一次没得重来,彼此都需要谅解。

大概是因为你是这么一个对悲伤选择沉默的爸爸,我也在遗传基因里发挥了这个作用。其实很多次,我都点开了和你的聊天界面,却总是转头一想又关掉了,想到你们会担心,会操心我是不是过得不好,我就没有勇气说出心事。终于在前几天我尝试着和你透露了一丝的难过情绪,我打出第一个字的时候就哭了,你一下子就秒回了我,一直给我语音,而我不敢出声,就一直打字,后来我听到语音里有妈妈的声音,那一刻我就无法忍住的一直流泪,所以怠慢了回复。但是很快我就停止了这种难过情绪,转而告诉你们这些小事不用担心,我会自己调整好。毕竟我在你们面前一直都是乐观的阳光的小女孩。

生活里,唯一用一生爱我们的只有父母,从我们出生到他们离去,他们都用尽全力。即使他们曾经不理解过我们,我们也埋怨过他们。但始终在成长路上他们都是我们最坚硬的外壳,支持着我们,守护着我们,挂念着我们。

亲爱的老爹,在你的沉默的爱的庇护下我安稳的活过了22年,除了我自己你大概是第二个非常了解我的人,而我却还没有过成为妈妈以外第二个能让你对我述说过你的难过,亲人离去时痛苦的树洞。也请让我能够成为你真正的棉袄,我们可以像好朋友一样毫无忌讳的谈论生死,轻松的谈论爱情,谈论任何有意义的话题。不再是,你吃饭了吗?天气变冷了,要盖好被子,穿多衣服。
你的伤痛的积食,让我们这些亲人和你一起消化。

亲爱的老爹,我永远爱你。

不是,我们就是为了钱,为了取悦别人。


生活不容易。都一个目的的抢着砖块给自己堆砖铺路,往高处爬,为日子贴金筑瓦。

我们从写字楼、学校、事务所各个地方疲倦的走出,天色已黑,每个人都拥拥挤挤的走向地铁站回家回住处,要经过一些红绿灯,一大群人在红灯时一起停,绿灯亮时一起走。每个人都在想着说着不同的事:
“好累啊”
“今天过得有点闷,这是我要的生活吗”
“嗯!待会儿要吃点什么”
“妈妈说到哪了快回来一起吃饭”
“过几天就要交方案了,还要寻思着补充点什么会更完美”
“今天有个调皮的学生让我感动了”
“今天老师讲的课我都快要睡着了妈妈”
“我真的要减肥了,不准再叫我小胖”
“回家先背几个单词再把今天错的数学题再做一遍”
“我的那个好朋友,今天跟我发脾气,为什么啊,好烦恼”
“她们好像不喜欢我”
“自己喜欢的事物一直的坚持,却没有得到实质性的回馈”
“我要怎么做才能被认可”
“好想吃包子”
……
一千个人一千个想法,烦恼,开心。
我们都很不容易,为了金钱奔波,被想不通的事打扰得焦头烂额,欲望也随着岁月的增加而越来越大,苛刻的人越来越苛刻,萎靡的人一蹶不振。

常常在天桥底下看到各种各样的景象,非常丰富。好似这个社会就如一座天桥下的人群所组成的一样。流浪汉,乞讨的,拿着吉他唱民谣的追逐梦想的歌者,担着竹篮或者铺了一张台布卖花的,卖冰糖葫芦的,贴膜的,提着公文包的男人,穿着校服吃着辣条的学生,戴着耳机的嘻哈男孩……春天,夏天,秋天,冬天,一直都在。在努力的活着。

好奇特,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我们单纯的从外表看每一个人,都看不到她们所经历的伤害,所备受折磨的烦恼和正在着的开心或难过,可我们却一遍一遍的在他们表象下所给我们的直观样子去猜想。

只是大多时候,每个人都是只想着自己。这也没什么不对,说是自私,但我觉得这不是自私。我都活得这么累了,再无法费神你的生活是苦难艰辛还是幸福快乐,如果你我毫无瓜葛,也不是每个人都是慈善大使。

我最近看到一个问题:如果金钱不是问题,你最想做什么?
光是这个标题,就能让我陷入无限的幻想所带给我的快乐中。
也让我突然发觉,好多人的一辈子,都是为了金钱奔波劳碌,能够说只为梦想的人都伟大。
钱是万恶之源,也是万乐之源。
也许做着自己并不喜欢的事,但能挣钱。也许为了家庭而放弃梦想,但能挣钱。也许学着你并不喜欢的专业,但能挣钱。
就是因为梦想不挣钱,不能当饭吃,所以好多人都放弃初衷,成全这世道因为钱,我们好像只能够局步于此。
我们过得累,不开心,可能都因为钱。而且人本来就是爱攀比的动物。

我是一个学生,为了操行分和学到学识,一节课都不想落下的争当一个乖乖仔。学分高能让我拿到奖学金或者学位,学到学识拿到文凭能让我在以后的工作中学以致用,挣更多的钱。最终都是为了钱。
每个人从上学开始都是为了以后的路顺坦完美,所以我们要去最好的小学,最好的初中,最优秀的高中,最有出路的大学,最有名气的企业,一步一步,向“钱”迈进。

有些人,为了钱,昧了良心。有些人,为了钱,进了监狱。有些人,为了钱,枯竭了自己。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钱,钱具备了人的行动能力。
在熙来人往的城市里,我们只为钱而活。

很烦恼,我们不仅要为了钱放弃投其所爱的权利,还要戴上面具假惺惺的去取悦别人。做人好难。

我们只要取悦自己就好了,不是,我们是为了取悦别人。
大道理确实总教我们不要为了取悦别人而抛弃个性鲜明的自己。但其实我们做的每件事都掺杂着取悦别人的成分,每做一件事都会想一个问题:人们会不会喜欢?
我最常听见的一句话就是“明天要穿什么”,穿衣服很日常的一件事,你可以随意穿,喜欢就好,开心就好。但是很可能因为别人一句“哦,你今天穿的好奇怪”“干嘛这样穿,不适合你”,听别人说完之后,你就会不开心,绝对的。
接下来的所有时间里,你可能都会陷入这衣服真的不适合我吗?有那么奇怪吗?的自我怀疑中去。
明明一开始你就只是纯粹的喜欢自己这么穿着开心,但是因为别人的一句话就会把你打入低谷,即使一瞬间的不开心都好,都是在取悦别人。
内心再怎么强大,也不可能做到真的对一切都不在乎。

音乐家作出的曲子,是给大众听的,最好每个人都喜欢。
作家写的每一本书,是给大众读的,最好能畅销。
演员演的每一帧画面,是给大众看的,最好每个人都拍手叫好。
设计师设计的每一件事物,每一方空间,是给大众感受的,最好能让人人都为这美好和新鲜出个好价钱。
我们起初都为了自己喜欢而作,还是希望最好每个人都喜欢。

生活很不容易,我们矛盾的像个精神分裂者,努力的想要活出自己却又不得不趋于现实的枷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