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七二

我想我知道要做什么

困意小小的袭来,可是还有点事情没说,这样入睡会不安吧。既然都已经拖到这个时间点了,不如就把这个星期的事说了好了。
要开个什么样的头呢。
我上周日没有挤公交去学校,爸爸约了弟弟的老师顺带把我载去了龙岗。开学的时候他没有送我来,我流了一把一把的汗还被蚊子叮了无声无息的几个小红点,一阵登革热的恐慌空袭而来。这次有人送真的舒服好多,但还好,我没有多觉得开学自己来有什么特别不顺的,倒还蛮开心,有点小兴奋,一开始就独立前行探路。我们不可能每次一遇到新事物就急忙寻求他人,尽管那是我们的亲人;最终我们也只是活着一个人,求人不如求己,早已经是生存之道。
车开上高速公路只用了五分钟,爸爸妈妈弟弟和我没有一个人出声,因为他们刚睡醒午觉。为了提前一些时间见面老师,所以我们也早早的三点就出门了。我把大包小包的开学因为太重而没带的东西都往车上扔,还有五把坚强的塞进一个球袋里的羽毛球拍。这星期做足了准备流汗。应宿舍要求还带上了u盘wifi。
不知道聊到什么方面,爸爸说起我的学习,是的,我没学到什么特别精髓,就算简简单单的我也只是略知一二;我爸说我五年学到了什么,就只是长大了而已。以前每回爸爸妈妈交谈起这些话题,我都忍不住我涌泉般的泪腺,默默的流眼泪擦眼泪,我也不太知道我为什么哭,总是用哭的,大抵是因为自己委屈,也因为委屈了父母,辛苦心疼了父母。这次没有哭,不是我翅膀硬了不懂怜惜家人的心,是我真的如爸爸所讲的那样长大了心智更成熟了些,不是用哭来第一时间发泄问题。再后来的四五十分钟里面,爸爸在打着方向盘给我讲起他所了解的我的专业,我的思绪飘到了高速公路的树丛里了。一大半是我不感兴趣才出神的那么快,为了尊重我的父亲,立马我又回过神,还问出了个准确的问题。
下午四点半就到了学校,我拿出出发先在房间默默的画的一张学校地图放大版,把地图上的路图成蓝色,好让他们往回走的时候方便一些。从北门进去,就感受到学校宏大的工程,往上开转了两个圈可算是到了宿舍楼下,我急忙告诉妈妈楼下那壮观的楼梯,不由的我自己也感叹了一声"我滴妈呀"。我告诉我爸东门可以直接出去,他不肯,最后他们还是原路返回了。我爸是对的。
我从阿姨那里拿了钥匙进了宿舍房间,把衣服都用衣架挂起来放进了衣柜,一下子就塞满了,还了钥匙以后我终于可以看《奔跑吧兄弟》打发了将近两个钟,同时等着那一趟坐E23公车过来的饭友。天都黑了,她们还慢悠悠的没到。宿舍没信号的日子真的手机没什么用,问过阿姨,说等明年吧。都毕业了。
去散步的时候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我常打家里电话而不是固定的爸爸妈妈两个其中一个的,是因为,这样随机他们两个都有可能去接电话,而不是觉得女儿偏爱其中哪一个,虽然他们肯定不会这样想太多,但我对他们心里的爱都是对等分的,就像每次回家抱过给我开门的妈妈或者爸爸,我就会再去抱多另一个。
20号是十月的周一,天气特别热,上周的冷风都消失不见,很恼人,很烦躁闷热。还是得做工程项目挖土,这次做完,第一步也算完工了,perfect。没有那么脏就是很累,流湿了衣背。周末答应了去参加学校的"明德杯"书法比赛,一放学好朋友五个就都陪着我去了图书馆参加,好开心也很感激感动,谢谢你们。
那个矮矮又胖胖的老师给了我两张比赛内容,我好奇的问:"交两幅作品吗?"
"写好了只交一张,还有一张是给你犯错的。"他浅浅的笑了一下。我回应的笑着说:"哦,好,谢谢。"结果我用了五张犯错。写得不太满意。但还是心里好希望能入决赛,我要抱多大多小的希望呢?

夜色慢慢暗下来,校园里打上照明灯的时候,我们去饭堂吃了晚餐。如同上个星期一样,一起到操场散步。很明显的感到林叔有什么事压抑着,走了好几圈下来,林叔主动提出来想要回宿舍,可我们想走多几圈,我说:"那你自己一个人回去吧。“但是跟着想想,陈小凡跟陈伟奇复合了,林叔难免觉得自己心里虽有个恋人但也等同没有。那冷漠繁忙的人呐,曾经你们热恋的时候无比信任对方就是后半辈子,而没有熬过异地恋的你们始终躲不过内心的委屈与寂寞,多次下来,难免不了吵架到分手。但你们还是深爱的啊,我们也不希望你们熬不过而彼此伤痛欲绝,这样我们这些朋友也会不知所措替你伤心。

最后我妥协了,回到宿舍,我就去了308。我不满的向那三人说出来:”把林叔叫过来,该谈谈话了,关于今晚散步的郁闷,我很不爽。”紧接着赵十就把林叔连拖带拉的拐进了308。一个个不由分说给她灌输道理,我说的时候,瞬间不知道自己嘴巴在说些什么,我其实就是想说,你的难过我们懂,但你不要压抑自己,大可全都说出来,我们是朋友啊,这样沉闷孤僻谁受得了,大家谁不是最后要出去与人交流的。而且我们的团体是自由又亲切也真挚,我们不一定要向每一个人妥协,比如在吃早餐方面,你想吃肠粉你就去肠粉,你想喝粥你就喝粥,而不是按班就部跟着大队,只要坐下来的时候我能看到你在我对面就很好。也比如陈小凡要跟陈伟奇散步,我们四个也可以好好地聊我们的天,走我们的路,回宿舍的时候,相互告诉一声就挺好的,没有非得同出同入。这就是所谓的自由。

关于陈小凡的复合,我个人感受到赵十是有点过激了,我大致可以理解为,赵十单纯的认为陈小凡复合了,就会撇下我们逍遥她的二人世界。但其实陈小凡不会这么做,她会很好的安排与我们还有与陈伟奇的相处时间,就算跟我们时间少,那也挺正常的,同性和异性所能给的心理上的心境是不一样的。两个人我都理解。

讲回我们给林叔灌输道理的这个周一的晚上,讲到嗨翻了,赵十的奇葩前任恋爱史。直到这个晚上,我们才知道他们相识的场景那么逗。”刚认识他的时候是一次兼职唱完歌的晚上,他向我走来对我做了一个邀请:”今晚能请你吃饭吗?“我疑惑的看着他,他说:”我请,钱不是问题。“我瞬间觉得这人不会是富二代吧。再有一次他带我来到一个看起来挺贵的西餐厅,坐在我的对面,在我正喝着奶茶的时候,他双手手肘搭在身后的沙发背上,整一个人才的像个总裁,淡然的说了一句:”突然想想,我所拥有资产的让我此刻很开心。“但是我一个震惊的看着他,又抛出了一个同样的疑问,这人真不会是个富二代吧。“在场的我们听赵十边讲边捧腹大笑,笑到我肝痛。赵十接着说:”我现在想想,真想把当时的奶茶喷出来。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他是天蝎座,报复心很强,我在他面前说过小可爱如何如何帅,他一直记着,可我不知道。直到有一天他对我说,你把头发全扎起来吧,当时我不以为然,以为他只是兴起想要看看就随意扎了起来,过了一会就把头发又放下来了,他对我大声说了一句:"你干嘛把头发放下来!“我见他吼我,我就不开心的吼回他:”你干嘛!“他就说出了原委:”早上我见你们班的庄浩妍全扎起头发来挺好看的。“我才意识到他在报复我!”我们都知道那时候那个男生已经开始变心了。而赵十是当事人,不愿意承认自己男朋友对自己变心。到后来彻底分手了,陈小凡跟林叔之前都有跟那个男生互加微信,在赵十分手后,那个男生总是在朋友圈发自拍照,陈小凡和林叔都是真是看醉了,而且每次自拍都是同一件衣服,说完,全部人笑得都快疯掉了,赵十又补充一句道:“那件衣服还是我送给他的!”我彻底笑翻了。哈哈哈。时间很匆匆的到了十点,林叔的心情看起来已经好转了,回到我们的房间,刷牙洗脸爬上床的时候,又想起赵十的动人演讲。也是醉了。

让我们再把回顾转到从操场回宿舍的那条坡路上,不经意看到对面走过来的总监跟吴佳玲,我们都很疑惑,有猜测但不确定。如果不是招了手喊了声名字,吴佳玲也不会坦白:”没想到还是被你们逮到了。“其实我们并没有认为他们在一起了,看起来真像普通朋友从教学楼凑巧走回来而已。我想起上个周四,我一直看到总监往我和吴佳玲的方向看来,我悄悄的跟吴佳玲说了两句完全不搭边的话:”诶,总监好像在看你耶,他怎么可以长得那么白。“吴佳玲礼貌性的回应了我一句:”戚。“

21号是周二,气温还是没有降下去。从宿舍房间门出来感觉到的不是刺骨,是闷热。上午平平淡淡的作图,钟燕兰控制讲课的时候只有我的电脑特立独行,赶进度我坚持不懈,却越做越朦胧,课到一半被通知明天没课。下午是风水课,没带书。想起上礼拜被猜出心里面选好的那个姓,就一直很想知道是为什么,是怎么样。可是沈更加没有揭秘好讨厌。如果那所有姓里面有你的姓,我应该不会站起来让别人知道,只想藏在心底。林叔都藏住了她的钟。

22号,舍友都约好了一起睡到上午八点,因为没课,很难得。我其实一大早就醒了,却还是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闭着眼,没有人动我也不动。七点十多分,阿姨上来催促我们起床,看我们的灯还是暗着,拗下门把,在门边大喊了一声我的名字说起床了就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在蚊帐里凌乱。
我们五个九点到饭堂吃早餐,饭堂里几乎没有人了,早餐也只剩下汤粉档和烧饼档,我在烧饼档点了早餐,饭堂阿姨给了我两大片烧饼还有豆浆,林叔也是,吃的我好饱。感觉很好,偌大的饭堂像被我们承包了。吃过早餐就去了我一直很喜欢去的图书馆。她们蹭wifi我看书。打开电脑看到19号回了我email,我才反应过来今天是22号 。22号真的在我印象里就是所有有关你的事都会出现。
下午陈小凡赵十跟海量宁愿在宿舍睡大觉,只剩下我跟林叔去了图书馆。我迫不及待想要在这个日期回复你,但我还是先将《始终不聪明》这本书看完了。走到电脑面前,惊觉没电了!往往计划安排好的都赶不上变化,我想着的美好就是不经意给我插一脚。
既然回不了你的eamil,那我总该磨磨手,用上我兴致勃勃带过来的羽毛球拍。又是四点半,约上了那三个,我跟林叔说要去打羽毛球,可是林叔不想去,最后还是被我半拖半就的去到羽毛球馆,好多人啊。我打电话问陈小凡还来吗?她是一个不愿意半途而废的人,她宁愿等也不走,我欣赏。还好,有跟几个高手对上手在球网这边拍了几个球。但是真的是弱渣了。吃饭的时候就剩三个人,逛了几圈,从"高速路"回了宿舍。我们的团体是自由又亲切的。林叔也放开了很多,感觉挺好的。
这天充实又累,早早就睡了。
23号,周四。又是沈更加的课。一开始是心力交瘁。幸好旁边有吴佳玲跟陈彩,对面有个林小盆,让我的一个上午没那么孤独无聊。林小盆,是个男生,内心是有点闷骚,嘴巴也贱,但有时心思还算细腻。跟他同学五年,所有男生里头,他算是聊过最多天的吧。
他侧过头来,叫了我一声,我应他,他说没事,我面无表情,只在心里说了句"有病"。过了一会,他把我电脑还有他的电脑移到一遍,看过来,我盯着看他。他突然说:"靓女,受不受扣。"我说:"不受。不对,我该先问你,你谁啊你。"他把我的电脑屏幕转向他,他的电脑屏幕转向我。我看到他的屏幕上有一排字:"你是狗"。我也在键盘上敲出字来,"你才是狗"。
他有发过来,"你打错字了"
"我又看不到"
"你好漂亮"
"谢谢"
"靓女,受不受扣""交个朋友吧"。我和吴佳玲都被他逗笑了。
"不要"
"为什么"
"因为我不喜欢你"
"哦"。这我期间我们打错了很多字,很好笑,也很好玩,放学的时候我跟林叔讲了,林叔说好浪漫。旁人眼里都觉得挺像暧昧那么一回事的,我已经心上人了。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所以这些尽管是好朋友间的玩耍罢了。以后的事,我也还没看到呢。
对于昨天意犹未尽的羽毛球馆,我跟林叔下午没冲凉吃过晚餐又去了馆内,依然好满当当的人。最后还是打了一个钟就会宿舍了,在"高速路上",林叔权当专业摄影师,帮我拍了好看的不怕被车撞的美照。
回宿舍换下汗湿的衣服冲了凉,头发没干就睡了。
24号,周五。两节指导课玩了就能回家了,不舒服没听到重要的课内容,下次想坐前排好好上课。林叔被我莫名其妙的点名当上了课代表,她说了一路要掐死我,哈哈。

回到家,我帮妈妈在厨房打下手,妈妈跟我说:”你们学校真大。“”对啊。特别锻炼我的身体。你看我有没有瘦。“她很快的说了一句:”没有啊。“我额前三条线。”你觉得回家好还是在学校好。“”都好。“”果然女儿会说话。“”“我情商高。”

评论(3)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