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七二

任时光怎样冗长,样子和心事都变化,你我还是至交。

《请回答1988》里面有个片段,就是崔泽棋赛失利后回到家,几个伙伴一同聚在老地方阿泽的房间,没有虚假的安慰,也不刻意的相处,阿泽的失利在国家上是个遗憾,但是在伙伴面前就像根毛一样,不算什么。他们像往常一样自然的相处,该说的说,该笑的笑,还趁机打击。试想一下,没有特别坚固的友情,是做不来的。他们懂得,外面的每个人的安慰都是在阿泽心里每增加一分的愧疚,而其实阿泽需要的是不在乎,没关系。

在我的生活中,朋友伤心了受伤了,出于好意和一点点相识的友谊都会有人上前安慰,递纸巾,拍背轻抚,说着各种安慰的话,看似心疼,但是特别不得劲。
虽然不是出于真心,但这样的举动毕竟会让这个社会多那么一些温暖。

世界上的人类终究的结果都是死路一条。我们是孤独的,独立的个体,出生来是独立的,死去也是独立的。
最近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既然我们这样独立,还需要朋友干嘛?
说实话,交友深的也不免会变浅,结交朋友确实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每个人的性格都不同,也不看生辰八字,一句“好巧哦,我也是”就能成为朋友。

我是个特别怕麻烦的人,所以我也很讨厌别人麻烦我,但是我的不喜欢被麻烦又有时间段选择性,继而我会有渴求别人来麻烦我吧的神经病源。
朋友邀请你参加你并不热爱的聚会,你会去吗?不会。
朋友和你一起出去游玩,你却要忍耐她的慢动作和多意见,下一次你还会和她一同出去玩吗?不会。
朋友和你吃饭的时候,会用舔过的筷子直接伸进你的菜里,却没有事先问你是否介意,你也因为避免尴尬没有明说,你还会再次与她共餐吗?不会。
朋友遇上困难的时候,你会帮她做自己能力上的事情,但是她却理所应当,你又不是她妈,你还会再次因为朋友之间乐于助人的原则帮她吗?不会。
朋友负能量坏情绪的时候,你注意到以后,会关心她问她是不是不开心,但是你负能量的时候,她并没有关心你,就好像没当回事,不开心的时候让你感觉不开心的时候还是只有自己消化的失落感,你还会关心她吗?不会。
朋友学业,事业,爱好上的有了成绩和突破或者值得开心的事,你总是第一个站出来为她鼓掌点赞支持她,一样为她开心,但是你有成绩突破的时候,并没有像你一样的热情,你还会傻傻的依然那么热情吗?不会。

是的,以上我都不会。因为你的冷漠我会心冷。
或者你们会斜眼我的交友思想,觉得我交个朋友也这样要求多多,又不让你们住在一起过一辈子,但你们敢说谁从来都没有从朋友那里当过受气包。

交朋友不是谈恋爱,对啊,就是因为不是谈恋爱,所以有等价代换。谁他妈吃饱了撑着忍受着你的一切冷漠还分不到你的家产。我们又不是圣母。

朋友和好朋友我认为也是两个概念。朋友是纯粹见面打招呼不必深入交流的人群,而好朋友或许是走一辈子友情路的伙伴。
懂你,是我能想到的作为好朋友的基本标准。

有时候我可能会在你们面前表现的很烦躁,我先说声对不起,你可以暂时性给我翻个白眼。我没有很勇敢的直接矫情和你们说我的想法,很多时候我都宁愿选择缄默,不做解释,不管你会不会点进来看,如果你看到了就对号入座吧。那段时间,我烦躁的就像个坏人,对你们好像对待自己男朋友那样轻易的就表现出各种意见排斥,我就在想,也是,你们又不是我恋爱里的人,我怎么能随意的就对你们发牢骚呢,谁会愿意无缘无故就要承受一个不是你们恋爱里的人的眼色和孩子气。我以为这样你们就会离我而去,以为我就能落个清净,一直为自己做思想,一个人也挺好的。我也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你还是在我身边,谢谢你。

一个人虽然也能很好,但是有知心的好朋友更加温暖。
可以不用常联系,距离总是产生美,不管时光怎么冗长,自己身边都出现过什么样的人和事,样子和心事都发生了变化。都希望我们能够拥有一眼就能看到你需要保护的内心的好朋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