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七二

不是,我们就是为了钱,为了取悦别人。


生活不容易。都一个目的的抢着砖块给自己堆砖铺路,往高处爬,为日子贴金筑瓦。

我们从写字楼、学校、事务所各个地方疲倦的走出,天色已黑,每个人都拥拥挤挤的走向地铁站回家回住处,要经过一些红绿灯,一大群人在红灯时一起停,绿灯亮时一起走。每个人都在想着说着不同的事:
“好累啊”
“今天过得有点闷,这是我要的生活吗”
“嗯!待会儿要吃点什么”
“妈妈说到哪了快回来一起吃饭”
“过几天就要交方案了,还要寻思着补充点什么会更完美”
“今天有个调皮的学生让我感动了”
“今天老师讲的课我都快要睡着了妈妈”
“我真的要减肥了,不准再叫我小胖”
“回家先背几个单词再把今天错的数学题再做一遍”
“我的那个好朋友,今天跟我发脾气,为什么啊,好烦恼”
“她们好像不喜欢我”
“自己喜欢的事物一直的坚持,却没有得到实质性的回馈”
“我要怎么做才能被认可”
“好想吃包子”
……
一千个人一千个想法,烦恼,开心。
我们都很不容易,为了金钱奔波,被想不通的事打扰得焦头烂额,欲望也随着岁月的增加而越来越大,苛刻的人越来越苛刻,萎靡的人一蹶不振。

常常在天桥底下看到各种各样的景象,非常丰富。好似这个社会就如一座天桥下的人群所组成的一样。流浪汉,乞讨的,拿着吉他唱民谣的追逐梦想的歌者,担着竹篮或者铺了一张台布卖花的,卖冰糖葫芦的,贴膜的,提着公文包的男人,穿着校服吃着辣条的学生,戴着耳机的嘻哈男孩……春天,夏天,秋天,冬天,一直都在。在努力的活着。

好奇特,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我们单纯的从外表看每一个人,都看不到她们所经历的伤害,所备受折磨的烦恼和正在着的开心或难过,可我们却一遍一遍的在他们表象下所给我们的直观样子去猜想。

只是大多时候,每个人都是只想着自己。这也没什么不对,说是自私,但我觉得这不是自私。我都活得这么累了,再无法费神你的生活是苦难艰辛还是幸福快乐,如果你我毫无瓜葛,也不是每个人都是慈善大使。

我最近看到一个问题:如果金钱不是问题,你最想做什么?
光是这个标题,就能让我陷入无限的幻想所带给我的快乐中。
也让我突然发觉,好多人的一辈子,都是为了金钱奔波劳碌,能够说只为梦想的人都伟大。
钱是万恶之源,也是万乐之源。
也许做着自己并不喜欢的事,但能挣钱。也许为了家庭而放弃梦想,但能挣钱。也许学着你并不喜欢的专业,但能挣钱。
就是因为梦想不挣钱,不能当饭吃,所以好多人都放弃初衷,成全这世道因为钱,我们好像只能够局步于此。
我们过得累,不开心,可能都因为钱。而且人本来就是爱攀比的动物。

我是一个学生,为了操行分和学到学识,一节课都不想落下的争当一个乖乖仔。学分高能让我拿到奖学金或者学位,学到学识拿到文凭能让我在以后的工作中学以致用,挣更多的钱。最终都是为了钱。
每个人从上学开始都是为了以后的路顺坦完美,所以我们要去最好的小学,最好的初中,最优秀的高中,最有出路的大学,最有名气的企业,一步一步,向“钱”迈进。

有些人,为了钱,昧了良心。有些人,为了钱,进了监狱。有些人,为了钱,枯竭了自己。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钱,钱具备了人的行动能力。
在熙来人往的城市里,我们只为钱而活。

很烦恼,我们不仅要为了钱放弃投其所爱的权利,还要戴上面具假惺惺的去取悦别人。做人好难。

我们只要取悦自己就好了,不是,我们是为了取悦别人。
大道理确实总教我们不要为了取悦别人而抛弃个性鲜明的自己。但其实我们做的每件事都掺杂着取悦别人的成分,每做一件事都会想一个问题:人们会不会喜欢?
我最常听见的一句话就是“明天要穿什么”,穿衣服很日常的一件事,你可以随意穿,喜欢就好,开心就好。但是很可能因为别人一句“哦,你今天穿的好奇怪”“干嘛这样穿,不适合你”,听别人说完之后,你就会不开心,绝对的。
接下来的所有时间里,你可能都会陷入这衣服真的不适合我吗?有那么奇怪吗?的自我怀疑中去。
明明一开始你就只是纯粹的喜欢自己这么穿着开心,但是因为别人的一句话就会把你打入低谷,即使一瞬间的不开心都好,都是在取悦别人。
内心再怎么强大,也不可能做到真的对一切都不在乎。

音乐家作出的曲子,是给大众听的,最好每个人都喜欢。
作家写的每一本书,是给大众读的,最好能畅销。
演员演的每一帧画面,是给大众看的,最好每个人都拍手叫好。
设计师设计的每一件事物,每一方空间,是给大众感受的,最好能让人人都为这美好和新鲜出个好价钱。
我们起初都为了自己喜欢而作,还是希望最好每个人都喜欢。

生活很不容易,我们矛盾的像个精神分裂者,努力的想要活出自己却又不得不趋于现实的枷锁。

评论